西窗有雨

燃香(一)

☆第一次动笔,心虚的不行……教授生快,虽然晚了半小时。

度云天关,踏星河阶,过彩虹桥,那里便是羽国的霓霞之地。很多很多年前,据说也是烟霞如绮、连山如画的地方,只可惜如今只是一片沧桑悲情的旧墟了。至于到底发生过何等悲情的故事,奇异地却鲜有人知。“霓霞羽战火连天,墨影神誓护千年……”这些不过是三鳞两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传说罢了。而谁曾做过“闻之欣然规往”的傻事,就更无从得知。因为真相往往被锁在少数人手中的盒子里,怕被人知,却又兢兢业业地传承着。
太子正是如今的羽国那少数人中的一个。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他原本几乎要抛到上辈子去了,今日却忽然又想起。放下手中半晌未翻动的竹简,殿下起身,掀帘出帐。
“传月玲珑,就说孤应了。教他准备齐全,今夜请降。”
“是。”军士领命而去。
殿下独自在帐外站了许久,远处模糊的旷野氤氲在他的双瞳。黑夜隐藏了危险的形状,但两军对阵的要紧时期,那股子紧张铁硬的气味简直包裹在周身的每一寸皮肤,随时准备趁虚而入,让人不能不随时撑住脊梁骨这根架子,憋着劲儿让自己无懈可击。较之听从命令行动的兵士们,殿下对这份压力感觉尤为深刻。
请降……今夜的请降,会带给他们一丝希望吗?或者只是徒费所剩无多的心力和想头?无论如何,他能尽的人事已尽,剩下的这天命,好歹也要试试能不能抓在手心。天命……他又想起了那个传说,传说里的那人似乎是从不寄望于天命半分的,也不知当他自己成为天命时作何感想。就算侥幸请到人来,那人会不会只冲他冷笑一下就拂袖而去了?
清冷的月色在人间战地铺开,被夜风一吹,溅了几许在年轻王子的思绪里,他抬手按剑,从纷乱想法中回神,无言闭目,等待复命的军士归来。
“回禀殿下,月先生一切已准备周全,请您前去亲燃请神香。”
殿下睁开眼睛,微微颌首:“告诉月玲珑,孤即往。”
第一柱请神香,将燃了。

评论
热度(1)
©西窗有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