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窗有雨 —

《在尘土和炉灰中》简评


兴欣的故事,似乎因为一种类似于“熟视无睹”的原因,而在大家口中变得越来越轻巧了。说出来,有时甚至只给人一种“不过”是重回巅峰的俗套戏码之感,让人特别困惑——那全职为何能为全职,叶修又何至能为叶修呢?想不起来了。

但是那段传奇给人的感动,现在又复苏了、被唤醒了。

感动源于代入和共情,而共情的前提是真实感。因为那段故事是被作者如此郑重其事地认真对待着——文字传达了这样的态度,轻佻和爽点速食不被允许,来客们请安静就座,饮一杯好茶,期待相遇一段最好的传奇……是的,传奇。字里行间,是从“熟视无睹”中被重新擦拭的传奇。仅仅为重新触摸到它的鲜活,便能使人流泪。

伍晨、小月月、关榕飞、小明、郭明宇,一路从他们的视角去捕捉那个人在宏大叙事中被错过的擦肩一瞬给人带来的震动,仿佛看到谁的手从灰尘中将自我超越、将激情、将真实捡起,交还给暂时失落了它们的主人。他从不点燃谁或刺伤谁,他只是让人自己渴望燃烧或领悟沉淀。其实,我觉得全篇最让人失落的六个字是茶小夏独白里不经意的那一句“叶修存活于世”。我不能控制自己一遍遍去想,倘若你是真实、倘若你是真实……那我想,世界也要为触摸到你的真实而地心激荡,再也不会有人用轻轻巧巧的“爽文套路”去消解你,又会有多少人将为此从此对这世界的值得深信不疑?

当真令人躁动。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