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窗有雨

(二)关于展昭的收藏夹

        对展昭,非是一见钟情,也已经忘记是如何喜欢上的了。唯一可确定的是,我很明白自己喜欢他什么——我的爱从来付出得很明白。一千个猫迷眼中,可能有一千个展昭。而吾家展大人的形象,主要来自影视剧及同人作品,再加上一些个人理解和脑补,跟正儿八经的原著《三侠五义》反而没关系。原著昭我不萌,是因为缺少了于我很重要的那部分君子特质。试想若他非君子,我等何处去寻春风一笑?若他非君子,那手中剑怎能如斯锋利又如斯沉敛?若他非君子,普通投身官府的江湖豪客,又怎能拥有这,虽天下积毁不能销的信念之重量?如我概括展昭,必要这八字:君子端方,侠骨柔肠。
        如今,当初疯魔般的迷恋已经淡去,我们回归到必然的平静,但所谓“爱过留痕”,我知道那份动容只不过是沉入水面下,变成看不见的暗流罢了。展昭于我,正在变成一个名字便能勾起的某种情怀,深沉又单纯、内敛又热忱。而与现下这种单纯心境比较贴合的作品,也只剩寥寥了:
   
1、minifish作品集
         共有12篇,包括雨霖铃、飞天两个中长篇的,以及看病、星星点灯、星夜苍狼、五接松、蝴蝶飞呀飞、人在天涯、梨花月下、聪明、赝品、太阳之泪等10个短篇小故事。小鱼儿大人的作品很有古龙武侠的风神,甚至可以说就是小鱼儿版的“展昭传奇”,在有关同人里算是风格清新、独树一帜。很喜欢其所塑造的那个展护卫,用作者的话说,他就是一个中国版的迷人骑士:忠诚、英俊、深情、本领高强、一诺千金、仁者无敌。对雨霖铃贴吧道友曾有评曰:“展大人?你是展大人吗?简直风华绝代!明明神仙中人!”确实太完美了,每当那道冰色的剑光亮起,心都忍不住雀跃:展昭来了!所以一切都会变好的——我与书中的人共同相信着。
   
2、九夏,作者:达瓦梅朵
         这里要注明一下,九夏是个系列名,包括五篇:无记、春引、将归、涅槃、青鸟。其实现在来看梅朵的文,不足还挺明显的,不够洗练不够果断,叙述有时候像游记散文一般散漫。但我对它青睐的原因在于,故事里表现出的情怀非常之真挚单纯,展昭的形象很打动我。那是一种百折不挠的善良与纯真,是一个痛苦时会仰望星空的人。他和他所爱的摇光,都是这样的人,拥有着人世最难得的赤子之心。这份情怀,作者写的极朴实动人。所以我能原谅其他一切的瑕疵,几番大浪淘沙也始终没舍得遗忘。而且写作技巧有缺陷不代表文笔不好,作者的文风很独特,处处可见散落的人生哲思,言语有味。这个类型很少见,梅朵是个有思想、特认真的娃啊,新浪博客里看见很多读书笔记。文如其人,这话是不假的。
 
3、不老青山雪白头,作者:宝剑双蛟龙
        此文是古风类型,就小说本身的文学性而言,我觉得不老是我收藏的文里最好的无疑。这是个长篇坑,但作者太会写故事(而且文下评论竟同等程度的好),猫鼠二人的感觉把握的真正相映生辉,文笔一流的隽永准确,情节结构严谨而有层次,节奏棒极了。猫鼠说不清谁更耀眼,作者应该是鼠命,不过没有关系,这是一篇极好的故事,这个事实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作为纯猫迷,我依然看的很愉快,明明一样鲜活生动又可爱嘛!评论已有众多珠玉在前,我就不献丑了。真切觉得,不管在不在此圈、知不知道猫鼠,它都值得一看。
    
4、超短篇:侠客行&魂兮归来,江南
       侠客行是在磨剑山庄看到的一首诗,直接放出来吧:
        “我思侠客行,行影在何方?
        君不见太湖三万八千顷,尝有少年意飞扬。拂衣展眉逐沧浪,纵马长歌论轻狂。把臂言交金龙寺,巧手分封苗家庄。谁言陈州虎狼地?谈笑显名在汴梁。三尺霜锋游龙跃,磊落青衫立庙堂。电光开阖九万丈,敢使魑魅见昭彰。
        击长剑,劝杜康。挂云帆,鸣宫商。纵横自在男儿愿,君何独意戍疆防?戟戈蹉跎刁斗暗,羌笛离碎风沙黄。但求不负平生志,何必与名汗简扬。
        侠客行,在四方。塞上烽烟尽,江南柳丝长。”
   
        《 魂兮归来,江南》是爪子写的,也很短,豁出去放了:
        “我们回去叫做江南的地方,三月的桃花雨,擦亮古寺重叠的新绿,墨玉的涟漪里养育着金色的鲤鱼。
     我们回去叫做江南的地方,四月的杨柳枝,撩拨水稻嫩苗的芳香,燕子的剪影生动了黝黑的土壤。
     我们回去叫做江南的地方,五月的少年游,踏遍绿痕班驳的堤岸,马蹄的疾响喧嚣着青葱的华年。
     我们回去江南,在你无数的梦里流连过的江南,钱塘江上的月色,大如白马,清晖一片。
     那里有佘山的杨梅,舌尖上萦绕不去的乍酸还甜。
     有张家港江边的芦苇荡,泥地里螃蛴挖掘的扁圆。
     有无锡风骨清丽的梅花,红泥绿蚁新醅了暖酒。
     鼋头渚烟波浩淼,西湖春水微皱,松江绵长的流水一直上溯到秦淮的浓稠。
     那个你北上中原后,再没有回去的江南。
     或许你忘记了女儿红的醇香,竹叶青的甘冽。
     或许你忘记了江豚的肥美,膏蟹的丰腴。
     或许你忘记了吴侬软语的温柔,西子越女的娇艳。
     或许你忘记了锡山的吴钩,龙泉的剑。
     但你一定还记得吧,那个刻印着你年少任侠的名字,在口耳相传中蔓延。
        从逶迤五岭,到北方草原;从海波滔滔,到黄沙漫漫。
     我们回去吧,去江南。
     我们回去叫做江南的地方,七月的繁星夜,缀满儿女情长的传说,灵巧的针线缝纫出细密的幸福。
     我们回去叫做江南的地方,八月的流火星,燃尽夏夜残留的炎暑,油纸的湘竹伞等待着雨季的告别。
     我们回去叫做江南的地方,九月的南归雁,唤起远方游子的相思,遍山的茱萸清点着残缺的思念。
     你还不回去江南?
     富贵浮云怎么束得住你?倾朝权贵怎么栓得了你?
     中原干燥的泥土,空旷的天空怎么留得下你?
     钱塘潮洗过的剑,长江水沥出的肝胆。
        熏风微煦晕出的温润如玉,千古诗篇叠成的儒雅淡然。
     我们回去江南,那里是否留存着答案?
     我们若是回去江南,不置酒,便将那九万里长空的风清云淡祭奠你。
     你梦里的江南。
     那里有杨柳的绵长柔枝一直垂到你曾经站立过的常州,平淡和润的地面。”
         这也是个名篇,很喜欢的一个抒情短文诗,与写白玉堂的那篇《你看那桃花都落了》交相辉映。文辞优美动人,文采斐然。尤其喜欢的是,它把江南这个意象深深融刻进对展昭的诠释里,丰富了南侠二字的含意。“钱塘潮洗过的剑,长江水沥出的肝胆”,这句话我或许能记住一辈子。

——2017.5.14修改

评论(5)
热度(15)
©西窗有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