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窗有雨

燃香(二)

降神施法的大帐已经设好,殿下进来时,正看见他的法师捧出一顶古朴铜炉,肃容置于法阵中央的案上。听见帘动,月玲珑回身施礼:“殿下。”
王子的目光从他身上扫过。法师并不年轻了,但面容瞧不出端倪。他相貌并不出色,但那双透着静气的眼睛,总是让人觉得他身上有股神秘的力量,仿佛能够包容一切向他倾吐的痛苦。
月玲珑,心玲珑,善解生人意,能达亡者魂。
殿下举步入阵,在案前长身跪坐,将方才换上的新衫衣角抚平。法师侍立在旁,双手恭敬呈上请神香:“殿下,请神香燃,须颂法咒,不知殿下欲请的是仙乡哪位兵家战神?”
殿下接过香,闻言眸光稍顿,手上动作不停。冉冉白烟细细飘出,一个陌生的名字传进法师的耳朵:
“孤欲请六十年前本朝帝师,万...

燃香(一)

☆第一次动笔,心虚的不行……教授生快,虽然晚了半小时。

度云天关,踏星河阶,过彩虹桥,那里便是羽国的霓霞之地。很多很多年前,据说也是烟霞如绮、连山如画的地方,只可惜如今只是一片沧桑悲情的旧墟了。至于到底发生过何等悲情的故事,奇异地却鲜有人知。“霓霞羽战火连天,墨影神誓护千年……”这些不过是三鳞两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传说罢了。而谁曾做过“闻之欣然规往”的傻事,就更无从得知。因为真相往往被锁在少数人手中的盒子里,怕被人知,却又兢兢业业地传承着。
太子正是如今的羽国那少数人中的一个。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他原本几乎要抛到上辈子去了,今日却忽然又想起。放下手中半晌未翻动的竹简,殿下起身,掀帘出帐。
“传...

关于苍离的人物杂谈

关于同人对默苍离的诠释,我有一点感想。在师尊之前,我还有幸喜欢过几个人——这里指的都是本命级别,但可能因为布袋戏还是太小众,只有苍离同人找起来最艰难。幸亏机缘巧合来到lofter,我才投身到温暖的大本营w。不夸张的说,对师尊的爱虽起源于剧集,但沦陷是因同人。在此必须对各位太太表达由衷的感激与钦佩,若非你们,与师尊的这段缘分想必不能长久。
因同人而真正变成本命的情况,对我来说以前也有——应该说本身就挺常见的。同人的魅力正在于此。它对原著人物进行重新诠释,与原型形成相互补充和加强的作用。例如杨戬,若不是同人的启发,我大概自己get不到人物的强大魅力。再次感叹镇圈同人人生长恨水长东,它对原剧彻底的重新...

刚刚复习继承法部分的内容,发现有一条规定是这样的:“继承人故意杀害被继承人的,丧失继承权,无论是否既遂,也无论杀害动机为何。”
这么看来,俏哥无权继承师尊的镜子等等遗物啊,说不定可以判给大雁wwww

这个抛掷动作我给满分~\(≧▽≦)/~最近老是专注在一些奇葩的点上……师尊你的抹布是粘手上了吗?信飞出去了抹布都不飞的hhh

剑影魔踪刚开始,苍离的声线就变得更沙哑,非常接近最后来的那种声音了。但我没想到,跟杏花交谈的时候,师尊居然还能瞬间变回原来温柔的音色!对小王、对俏俏、对史艳文,声音语气都有微妙的奇妙的美妙的不同~尤其对杏花,待遇差别也太明显啦!

躲猫猫XD
猜猜我是谁?

这两个表情……看把你可爱的!(不愧是对着亲亲杏花×)

想当年,收徒的那一天……
而如今,斯人已远。

©西窗有雨 | Powered by LOFTER